關於部落格
KOREA‧I'm coming soon.

好想看到一起在舞台上樣子的五只
  • 287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訪問】《北京青年週刊》仔的專訪文字版

通過《流星花園》,人們認識了有著憂鬱眼神的美少年花澤類,於是他的扮演者同樣有著憂鬱眼神的仔仔周渝民擁有了眾多的追隨者。那時的他,19歲。現在,坐在我面前25歲的仔仔,眼神依然是標誌性的“憂鬱”,但卻有一種光芒,尤其是笑的時候,眼睛越發明亮。

從F4到仔仔,他的成長顯而易見。更難得的是經歷了一夜爆紅的他仍保持一份平和的心態。每天奔波各種通告的仔仔難得和記者有一次踏踏實實的交流,他來京是為新戲《深情密碼》做宣傳,由此,也讓我有機會解讀有關他自己的“深情密碼”,對成長的反思也是一種成長。對話中,仔仔有一絲靦腆,但言語很誠懇,有人說從他的笑容就能看出他是一個本分的好孩子。他的笑容還告訴我們一個訊息,他擁有一份美好的愛情。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是最美的,戀愛中的男人同樣是最美的——最美的心境和最美的精神風貌。

“戲裏美好的愛情是人們追求的理想”
Q:你拍過的《流星花園》、《戰神》和《深情密碼》都是關於愛情的戲,但你覺得《深情密碼》是一部有勵志意義的戲,是“一場與生命拔河的愛情故事”。

仔:《深情密碼》這個劇不同於以往的是,它吸引了很多年長的朋友們,我覺得戲裏的愛情是一種昇華的愛情,在網路的論壇裏,大家就此還展開了一場關於人生意義的討論。為什麼說是“一場與生命拔河的愛情故事”,這裏所說的“生命”當然是指戚偉易最後三個月的生命。在這三個月裏,他為了一份愛想要活下去,去跟生命抗爭。由此,也讓很多人反思自己對生命對工作對愛情有沒有去認真對待。我也蠻支持戚偉易的做法,在生命走到最後的時候,他希望和深愛的女友有一個好的結果,這並非自私,而是生命裏一份純美的記憶。我覺得很棒。

Q:愛情的力量的確很神奇,它最終讓失聲的女主角在愛情的感召下叫出男主角戚偉易的名字。但是,也有人認為這樣的愛情不會出現在現實生活中,這個戲最初打動你的是什麼?

仔:當初柴姐(柴智屏)給我許多劇本看,我之所以選擇《深情密碼》是因為它是我們原創的,不像以前拍的《流星花園》和《戰神》都是改編自日本漫畫。我覺得戚偉易是一個不簡單的人物,雖然他的財力、身份、地位是現實生活中無法複製的,但是他的愛情故事確是可以發生在我們身邊的,只是生活中我們也許忽視了。其實,只要你稍不留意,就會讓一段感情失之交臂。所以,愛情是影視作品永恆的主題,也許,它不夠真實,但寫實和“理想”結合起來,大家對愛情才會有夢想和希翼。

Q:你跟男主角戚偉易在個性上有什麼相似的地方?

仔:我是雙子座,對雙子座的解讀是性格多變,有多重個性。某一方面我真的很像花澤類,沒有工作的時候,我可以在家一天都不出去,我喜歡安靜。但也會邀朋友來家裏,毫不拘束地跟他們一起瘋。所以我覺得每一個角色都有我個性的一面。

我演戲有一個習慣就是我常常會把一個角色好的一面留給我自己,當做我人生的一個力點。從戚偉易身上我學會了努力向上、不屈服、勇敢面對人生的品質。在生命的最後期限裏,他會為過去做錯的事情勇於跟別人道歉。這也讓我不禁反思,想有沒有曾經對不起某些人;有沒有認真去面對自己的人生。如果想到了對不起某些人,就趕緊給他們打電話,問問這些老朋友最近過得好不好,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需要幫助。因為演戚偉易,我去嘗試關心別人,對於生活和周遭的事我更細膩更體貼了。

Q:在《深情密碼》裏面男女主角有一個十年愛情之約,你在生活中也會跟別人有一種約定嗎?

仔:生活中我沒有跟人家有這樣約定過,因為我很健忘,我只記得我和我哥的生日,其他人的生日包括我爸媽的生日,我經常忘記,需要我哥來提醒我。所以,我很怕約定,怕等我發現自己沒做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這時候我會覺得很丟臉,很抱歉。(你不會不記得女朋友的生日吧?)記得,現在多記了一個她的生日(笑)。

Q:是不是因為一直以來被家人和朋友寵慣了,不太習慣為別人想?

仔:其實我從小到大,一直都蠻替別人著想的。在家裏,媽媽的確比較疼我,有時會疏于照顧哥哥,但是我希望哥哥也快樂,所以有時就會耍一些小技巧,贏得父母的開心,讓他們給我的愛和給哥哥的愛一樣多。
對朋友,我除了有健忘的缺點,其他方面我挺願意照顧別人的,不喜歡別人來照顧我。我是一個藝人,我賺的錢可能比一般上班族要多一些,所以,朋友們需要經濟上的援助,我從不計錢不錢的問題,只想幫助他們渡過難關。他們問每個月還我多少錢?我就跟他們說有這份心足夠了,每個月還我一塊錢就行。我不希望幫助別人的同時也帶給人家壓力,為朋友我可以無條件付出。

Q:會不會覺得成了明星後朋友越來越少了?

仔:我覺得還好,因為我真正的朋友不多,我只需要幾個知心朋友就夠了,還不是藝人以前我就認定了幾個好朋友,覺得他們真的可以當我的“話匣子”或者“垃圾桶”,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好朋友,現在我的朋友中除了F4之外,很少是藝人,我都是跟我的工作人員交朋友,因為他們的工作態度讓我覺得很感動,大家又很談得來,所以很自然就成為了好朋友了。

Q:跟朋友吃飯喝茶的時候,他們會把你當做明星嗎?

仔:完全不會。我跟我的朋友們在一起時完全是不分彼此,不管在社會上大家的地位有什麼不同,大家一起出來你可以打我,我也可以打你,真的是玩在一起。
“眼睛是我最具殺傷力的武器”

Q:剛才你說過你的外形比較討巧,最初聽到別人誇你帥是什麼時候?

仔:小時候大家都說我很可愛,因為我眼睛大,很多人說我像莫少聰,他們叫我小莫少聰。真正意識到自己帥的時候,是在國中到高中的時候,因為經常聽女同學說,然後收到很多情書(笑)。

Q:作為演員外形好是一種優勢的同時也會帶來束縛,別人會因此忽視你的演技,總覺得偶像演員就是花瓶。你怎麼看?

仔:有人問我被人說偶像會不會反駁?我覺得不會。很多人一輩子都想被人家說帥,被別人說成是偶像,但並不一定如願。而我擁有這個先天優勢,就要看後天有沒有努力,我覺得用作品說話最有說服力。我想,支持我的人一定看得到我的進步。劉德華四十多歲才拿到金馬影帝,所以,作為藝人被人評說是不可避免的,重要的是找到努力的方向,讓時間去證明一切,那自然就會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Q:其實從《戰神》開始,很多人已經看到了你的演技。

仔:《戰神》於我是一種激勵,我突然覺得我演戲開竅了。這要歸功於《戰神》中那個角色,他是一個非常多元化的人物,我一直在研究他內心更深層的東西,蔡導幫了我很大的忙,他是我的啟蒙導演,《流星花園》也是他導的,所以拍《戰神》時我們之間很有默契。蔡導跟我說:“演員一輩子不見得會遇到一個適合自己發揮的角色,你要好好珍惜這次機會。”等到《戰神》拍完過了很久,我才瞭解蔡導說的這句話的意義。很多藝人一輩子可能遇不到這樣的機會,很慶倖我碰到了。所以在拍《深情密碼》的時候,我對角色的理解更深刻了,可以很輕鬆自如的呈現我想給觀眾帶來的戚偉易。

Q:你覺得《深情密碼》是你表演上的一個“突破”?

仔:我所說的突破是我注重挖掘了人物的內在。我發現眼睛是我一個很好的武器,於是我著力通過眼睛去傳達每一個訊息。在《深情密碼》中,很多場戲沒有臺詞,我大都是通過眼神傳達出臺詞所要表達的意思。事實上我覺得我成功了,這就是這次表演於我最大的突破。

Q:回頭再看《流星花園》會有什麼樣的感觸?

仔:說實在的不敢看(笑)。臺灣前一陣子又重播了一次。有一次看到第一部裏面花澤類唯一的一場哭戲,就是他跟杉菜在海邊那場。看的時候我不禁感歎:哇~那是我講話是這個樣子!我的表演那麼稚嫩!那時候的我的確很青澀,才十九歲。現在看會發現表演上很多不足的地方,可是當時我已經盡力了。所以我就覺得以後一定要在演技上好好下功夫,不要讓自己後悔。

“F4是我成長過程中一個特別的印記”
Q:雖然那時你在演技上很青澀,但是十九歲的你覺得最值得留戀的是什麼?

仔:我覺得是樂觀的態度吧!我在十九歲剛進這一行的時候,做什麼事情都非常樂觀。雖然外表看起來悶悶的、不說話,但是其實我是一個很搞笑的人,在很多事情上都有一個很獨特很樂觀的態度。但是,進入這個圈子久了,就會看到很多不和諧的東西和我不想看到的事情,無論黑暗還是光鮮亮麗,我都經歷過了,所以我好像失去了從前對人生很樂觀的態度。最近我在試著找回來,因為我不希望這些讓我的人生態度變得消極。

Q:也就是,並不是說擁有的名利越多人就越快樂?

仔:對。我當初做藝人是因為我想好好地做一個演員,把它當成一種事業,有了這個目標我才去做。名利對我來講的確是好,但是我不會因此而迷失。我不會因為我是F4出身,我是仔仔周渝民,我就要有和其他人不同的待遇。有一次為一部戲做宣傳,男女主角可以有一個單人的化妝間,其他演員則在一個大廳裏面。那時候我就覺得非常不舒服,我覺得這些演員論輩分我比不上他們,論演技我也比不上那些很資深的演員。於是,我就走到外面想跟他們待在一起,結果工作人員說“仔仔那個地方不屬於你!”我突然一股火就上來了,說那我屬於哪里?這不是演員休息室大家就應該平等,不要有什麼男女主角的特殊待遇。我想要跟他們聊天,跟他們多接觸一些。我一直告誡自己要有一個平和的心態,不想擁有別人擁有不到的權利。也不安心享受跟大家的不同,因為我跟大家都是演員。

Q:當那麼多鮮花、掌聲鋪天蓋地來的時候,你的心態真的會那麼平和嗎?你看今天這麼多影迷一直在酒店的大堂守候你,我想這樣的場面你已經見怪不怪了,這個時候內心還會有所觸動嗎?

仔:的確,最大的場面我看過了,一些事情也都經歷過了。正因為如此,現在我的內心很平靜,那些支持我的人對我來講已經上升為一種動力,他們已經不單純是我的歌迷了,他們是引導我的一個方向。他們經常說,仔仔,我希望你會怎樣,你可以更好!每次見他們,我都能聽到他們的建議,他們就像我的老師一樣。所以,我才會一直不斷地調整,希望他們每次見到的都是一個有進步的仔仔。目前為止我們的互動是非常良好的。我對他們有一種責任,如果單單想**的話,我隨便拍一部戲都可以。但我希望對得起自己和支持我的歌迷,我的工作態度是對他們最好的回報。

Q:在演藝圈發展很殘酷,因為新陳代謝太快了。像你們剛出道的時候F4異常火爆,但現在卻漸漸冷卻了。這種推陳出新會讓你感覺到壓力嗎?

仔:其實外界于我完全沒有壓力,我的壓力來自於我自己,它超過了所有人對我的要求。柴姐也說我對自己的要求超乎他們的想像,她說:“你為什麼要這麼緊繃?你在演藝圈德路還很長,可以慢慢來。”我說我希望我的進步是突飛猛進的,我想25歲就可以演人家30歲才能演的角色,就是那種深層次、有內涵,讓大家看後會有一些反思的人物,這才是我想呈現給所有朋友的東西,這種壓力是我想要的,也是我執著地去努力做到的。

Q:現在你們F4的成員聚在一起的機會不多吧?

仔:非常少。我前幾天跟vanness(吳建豪)碰面,他的生日快到了,但他跟安七炫一直都在忙於登臺演出,我問他什麼時候有空,然後趕快約他出來,把生日禮物給他,大家在一起吃個晚飯,孝天最近在拍《楚留香傳奇》,前不久,他父親剛剛過世,我知道此時他要的是安靜不希望大家過度關心他,所以我就常發短信安慰他,希望他堅強。我們四個其實個性和生活習慣很不同,比如,vanness很喜歡夜生活,他喜歡去pub跟大家一起跳舞;而我就喜歡一個人在家靜靜地待著,所以他每次約我都很難約,但是我們都會儘量騰出時間出來聚一聚。

Q:就是說F4的友誼已經成為一種LOGO深深烙印在你們的心中。

仔:我們並不是要做給大家看表明我們F4感情很好,而是私底下我們的革命情感真的很好。雖然,我們不是每天都聯絡,但是在一個人有需要的時候其餘三個一定會出現。我們四個人現在是各自發展不是解散,我們是在尋找各自的舞臺。比如,我的舞臺就是演戲;vanness的舞臺是唱歌……遲早有一天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個展現自我的舞臺。隨著日後我們各自羽翼的豐滿,我們合在一起的力量會更大。我覺得F4這個名字會永遠伴著我們,因為在我心中這個名字不僅僅屬於《流星花園》,而是我們四個成長過程中一個特別的印記。

Q:你的個性比較內斂,小的時候你想過做藝人或明星嗎?

仔:沒想過。因為以前我比較內向,怕見生人,所以就把自己封閉起來,也因為這樣的封閉的關係讓我錯失了很多朋友。很多時候我是一個放不開的人,現在我想開了,比如今天跟你做這樣一個訪談,我會很誠懇地對待。因為我把它當做一個和大家溝通的橋樑,我可以清楚地聽到你給我的建議,你也能夠聽到我最真實的談話,我覺得這樣的對話很舒服。其實,人與人之間的感受是特別重要的,是否以誠相待我們彼此都能真切地感受到。

Q:那你覺得“藝人”這個稱呼帶給你人生哪些變化?

仔:在生活方便的變化是我無法拿出更多時間陪父母,我一直很排斥把工作和家庭扯上關係,我不希望因為我是藝人,我的家庭就要背負著曝光的壓力。所以,這些年我的生活基本沒什麼變化,要說做了藝人對我的積極影響,就是我因此認識了更多的人,學會如何面對陌生人和與人溝通的技巧,也讓我的個性變得相對開朗了。

Q:你在事業上的有出息會不會讓分手多年的父母又重新走近了?

仔:我還是蠻幸運的。有些父母離婚了,會限制孩子見另一方,比如孩子跟了爸爸就部可以去見媽媽。在這方面,我父母做得很理智,雖然我的監護權屬于爸爸,但是他從來沒有阻攔我去見媽。記得,我上國中的時候生了一場大病要做手術,當時說可能有生命危險。那段時間已經離婚的爸爸媽媽天天來醫院照顧我,不管他們現在的關係如何,在他們的眼裏我永遠是他們的兒子。

Q:你給人的印象很憂鬱,父母婚變對你的個性有一定的影響吧?

仔:我覺得多少有一點。因為我小時候最愛媽媽,我們晚上經常會玩一些有趣的遊戲。他們離婚以後,我跟了爸爸,我就變得比較自閉,常常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裏,這對我的性格有一定的影響,以至於現在在大家眼裏我有些孤僻。

”我跟大S互為軍師互為學生”
Q:但是現在大家覺得你快樂多了,而且今天跟你對話感覺你還挺能說的,這些變化跟你目前擁有一段穩定美好的感情有關吧?你的女朋友大S是主持人,她的表達能力很強,某種程度對你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仔:我們還不是男女朋友前,她跟我的關係就已經非常好了,我們就象姐弟一樣,那時候我跟她學了很多,她會經常糾正我的缺點,包括我的坐姿,她會很小聲的提醒我:”你坐挺一點!”那時候,在她面前我就不敢有半點造次.

她對我的影響真的很大很大,我把熙媛當作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我的生命是一個網狀的圖形,那她就是那個網狀圖形的中間.只要感情有一些變動,那整個網路就會有很巨大的改變.就是因為我們現在的感情很穩定,而且得到了大家的很多祝福,所以我做一切事情都很得心應手.也許從我的外表看不到有什麼變化,但是我的內心很滿足很平穩,我可以把精力好好地投入到工作中,我覺得這就是我得到的最大的滿足.

Q:是什麼事情讓你們從”姐弟”變成”情侶”

仔:我覺得感情是需要慢慢積累的,我跟熙媛從朋友變成好朋友,再到姐弟和情侶,這種感情的進展是一步步的,在一個時間點對了,那之後的事就很順理成章了,所以現在我感覺蠻幸福的,我從來沒想過也不敢想像再去認識新的女朋友,我已經有了一個這麼有默契這麼好的女朋友,我會好好地珍惜她.

Q:你們在一起相處時大S的樣子會很象姐姐嗎?

仔:我們彼此是老師也是學生也是軍師,通常演員在拍戲的時候會全身心投入到角色中,這時候需要一個人跳出來作為旁觀者分析一些事情,所以,我們互相探班,然後幫助彼此來理解角色並解決一些心理壓力問題,也就是說,其中一個人去扮演老師的角色把另一個人從角色里拉出來,給他一個新的方向,我覺得這種感覺很不錯,我們之間完全沒有誰年齡大就由誰做主的問題,而是誰比較有道理就聽誰的.

Q:所以你們互相探班並不僅僅是為瞭解相思之苦,還可以給對方”出謀劃策,指點迷津”?

仔:對呀,尤其對她更重要,不至於她每次演完一個角色心情還緊繃著,我們兩個都真切的感受到”我的出現對你意味著是什麼”我探班的時候會非常低調,不會一直在現場看,我的個性不喜歡被大家去注視,所以我通常會悄悄的在一個角落出現,然後也會悄悄的把我的建議告訴她,她是一個蠻虛心的人

Q:你們坦然面對愛情的態度贏得了大家的祝福,很佩服你們把自己視為一對普通的情侶大大方方地牽手出行、逛街的勇氣。

仔:我們當初的想法就是不要刻意隱瞞感情和製造話題,該發生就讓它發生,一切順其自然。關於偷拍,我們的觀點是你要炒我們的新聞,增加報紙或雜誌的銷售量,那你就去報吧!我們做事問心無愧,看電影、逛街都是普通情侶該做的事,時間長了,他們就會覺得沒什麼新聞價值了,因為大家已經習慣了我們的生活態度,這樣我們就可以坦然地做我們該做的事情了。

Q:那你跟大S的朋友們比如阿雅、範曉萱等都能玩到一起嗎?她們可都是很鬧的。

仔:我私底下比較喜歡安靜。(你覺得她們有點吵?)不能說吵,只是她們有聊不完的話題。如果她們跟我的朋友一起聚會,她們會感歎:“這也叫聚會嗎!”我跟朋友們通常就是坐在一起看電視,喝一些飲料,也不講話,一直看一下午,我們很享受這種安靜。但是她和她的朋友們就很喜歡聊天,偶爾我也會參與她們的話題,更多的時候是我作為聆聽者。

Q:有一次你上小S主持的《康熙來了》,她問了許多你和大S的私人問題,當時你真的沒有心理準備嗎?

仔:完全沒有。錄製節目之前,製作單位只是提醒我會被問到感情,我也有心理準備,但是以為會問到一點點而已。沒想到節目開始後,他們立了一個大題板,其中有很多很奇怪很難回答的問題,當時我有一點傻眼。。。。。。但是特別指出的是熙娣是一個很專業的主持人,她的職責是問出觀眾想要知道的東西,不能因為被訪問者是她認識的人,就要避開一些敏感問題。反而會因為越熟悉越輕鬆,因為不怕得罪對方。最主要我們都清楚這是工作,所以,即使我想拒絕回答某個問題,我也會選擇一個很得體的方式。

Q:你覺得做了母親的小S有沒有變得很“女人”?

仔:女人味?我沒機會看到啊!(笑)現在,她是一個好媽媽的形象。當我看到她給小寶寶換尿布細緻入微的樣子,會覺得是一個很溫馨幸福的畫面,她現在擁有一個很幸福的家庭。我會以此為目標,希望以後也有這樣溫馨的家。

Q:那你跟大S把婚期提到日程表上了嗎?

仔:我們一直以來都是順其自然,該發生的我們絕不會刻意壓制,不該來的我們也不會故意讓它發生。如果說要規劃以後的生活,我當然希望我們能組成家庭,因為家會給我一種安定感。

Q:我們經常說到幸福兩個字,你怎麼定義“幸福”?

仔:我覺得幸福是很不經意的。有時在街上看到一些老公公老婆婆很大
年紀了還牽手而行,就覺得這就是幸福,一個很平常的細節,就能感受到很滿的愛,幸福就是這麼簡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